某一个路过的路人九

。。。

逃离?返回!二

有些只是友情向。
杰克一开始只是把奈布当做猎物,后期才会爱上他。
奈布也是后期才会爱上他。
填坑随缘。
催更随意。


生物钟催促他从浅眠中苏醒,整理好不算太凌乱的床单与被子。

敲门声响起,奈布—萨贝达刚打开门的一瞬间玫瑰花香扑面而来。

“我的奈布,今天的监管者一职我已争取到,期待你的努力。”努力争取到我的目光吧。

“我倒是希望你不会对妓女一样的对我。”奈布—萨贝达忽然想起他残忍杀妓女的模样,疯狂不足以描述。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我相信奈布会给我带来不一样的感觉。”拉起奈布—萨贝达粗糙的手,说到“要我带你进入这场永无止境的游戏吧。”

玻璃碎裂的声音倒是很清脆悦耳。

“坐在那里吧。请快点准备,我有点迫不及待了。”他他嘴角勾起的笑容有些不真实。

“比起他们,你给我的感觉好像不一样了。”奈布—萨贝达这样说的。

“嘿,奈布,坐在我的身边吧。”玛尔塔—贝坦菲尔高兴的说着。

“好。”奈布—萨贝达倒也是爽快地坐在那儿。

“今天的队友是艾米丽—黛儿和艾玛—伍兹,你应该知道的。”

“嗯。”

又是玻璃碎裂的声音。

破旧的红地毯,坏掉的椅子,向前看去还有破损的雕像。这里是红教堂。

奈布—萨贝达发呆的站在地毯上想着。渐渐地雾气弥漫,它像是浓妆艳抹的女人,引来了一个所谓的绅士。

他的嘴里在哼着什么歌,节奏轻快,再配上那沙哑的声线。什么能媲美呢?年轻的雇佣兵正在思考。对啦。塞壬,塞壬的歌喉一定能相比。

“原来我的奈布在这儿,这几个雾圈让我好找。”他用一只手抵住额头,眉头紧紧纠缠在一起,一副苦恼样。

奈布—萨贝达后退几步不按规则的抡起那厚重的木板向监管者砸去。

木板在空中作出一个完美而又疯狂的抛物线。

作为监管者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措不及防,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只是愣愣的站在原地。这种木板,是作为最强壮的监管者小丑也需要消费点力气才能踩烂。哪怕只是平常被砸到也是十分的疼,更何况是这样。鲜血汩汩。

警报声响起,贯穿着他们的耳膜。

“你!!”

“我不是柔弱纯情的小姑娘,更不是下流无耻的妓.女我可是雇佣兵。我可不会陷入你的温柔乡。”他用脚踩着杰克的胸膛,厚厚的鞋底,不断加重的力道,让杰克明白什么叫作侮辱。

“因奈布—萨贝达不遵守规则,庄园主决定给予一定的伤害。愿夜莺的歌声伴您入眠。”不知从何处传来的甜美声音。

“啊!”奈布—萨贝达单手捂住一只眼睛,不,是眼眶。红色粘稠的液体从指缝中渗出甚至有些流到唇边印入口中,铁锈味在口中肆意漫开。

“哈,果然不能用对待她们的方式对待你。但作为猎物。应该有猎物的觉悟。”杰克见有了机会,便欺身而上,头深深埋在他的脖子里。这里可不是温暖乡,但他能从奈布—萨贝达的身上闻到了硝烟的气息,这气息刻在骨子里永远也抹不去,但他喜欢这个味道。

“宝贝,你可真香~”撕咬啃舐着他如天鹅般的脖颈,虽然上面有些伤疤。他似乎能想象奈布—萨贝达现在的表情。因为被如此对待而有些羞耻,厌恶中透露出一丝绝望,他现在可无力反抗。

“你……”一把廓尔喀弯刀刺进他的心脏,而作为它的主人奈布—萨贝达却在下一秒把它抽出去。廓尔喀弯刀出鞘,必定染血而回。

“奈布原来你在……杰克?!”玛尔塔—贝坦菲尔惊呼着,她看到了奈布—萨贝达仍然在流血的眼眶,愤怒的军人小姐直接开了一发信号枪,愤怒的叫喊着“奈布还小,怎么能这样对他!你的绅士风范呢?我本以为作为绅士的你会与他很愉快的相处!!!”

“玛尔塔……”奈布—萨贝达刚开口说话,但却被军人小姐打断了。

“走,我带你去找艾米丽。”我们愤怒的军人小姐拽着佣兵看似纤细的胳膊朝大门跑去。

在大门焦急等待人的两位女士,终于看到了那一抹军装黄出现。

“别站着了,我们先出大门。不要让身后那个疯子追上。”玛尔塔—贝坦菲尔咬牙切齿地说着。

“哦,好的。”两人虽然不解,但还是率先走出了大门。

玻璃碎裂的声音让人心烦。

“奈布的伤怎么样?”后来玛尔塔—贝坦菲尔又想到他们所在的这所庄园,似乎又心安了不少,但她依旧担心他。

把门轻轻合上,艾米丽—黛儿脱下口罩“没什么大碍,只是那只眼睛恐怕……”大家都心知肚明。

“没关系,没事就好。”玛尔塔—贝坦菲尔松了口气,她本来就不奢求他的眼睛能回来。

“你进去看一下他吧,午饭我会帮你们端过来。”艾米丽—黛儿一边脱下染血的白手套,一边向楼下走去。

“吱呀~”门被推,奈布—萨贝达用兜帽遮住了半张缠上绷带的脸。

“就知道你不会好好歇息。”玛尔塔—贝坦菲尔叹一口气继续说道“也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以及或许你不该来这儿。”

“没关系的,我现在不是没死吗。”

“什么死不死的,这不是那个鬼地方。反正不允许你说这种混话!”玛尔塔—贝坦菲尔非常生气的说着。在战场上的每一次生离死别,他总是说这句话。她已经把他当成了亲弟弟看待,她可不想让他在这荒唐的游戏中出什么事。

“别回监管宿舍了,今天和我一屋凑合着睡吧。”

“没关系的……”

“再这样说试试,我一枪崩了你的头。”

“嗯。”

“这才像是个弟弟的样子。”

“嗯。”

“走,吃饭去。”

“姐姐”

“……”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