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一个路过的路人九

。。。

谈一下我心中的瑞嘉

先说嘉德罗斯。
王位的继承者(大概)与伪神。无论哪一个身份都是至高无上的。

这两个身份带来了无上的荣耀与只有嘉德罗斯一人知道的孤独。

他到这场大赛,是为了证明自己的伪神的身份。

他是狂傲自大,但是却不盲目的自大。

因为至今为止此,漫画或者动漫里他没有提到自己的任何身份。

对格瑞有一丢的傻和疯狂,但对待他人都是狂傲与高冷。

还有,鬼狐想投靠他时,因为他的威压而站不起来。如果是别人肯定很乐意有人投靠自己,臣服自己。而他却不,他应该对鬼狐的计划有所知道,当然也不排除嘉德罗斯觉得鬼狐实在是渣渣,毕竟在同等的威压下祖玛雷德完全能够像无事人一样。当然还不能排除,这种威压只是对待鬼狐一个人施展而已。

他也应该知道这场大赛的一些黑幕,毕竟他的制造者是观赛的一员,没有一个人能从大赛中活下去,而他的制造者却让他来到这里证明自己。用我的话理解吧就是“神的存在,就是创造奇迹。从这场大赛活下来就是种奇迹。”

对于他的爱,我的理解是“就让这爱,在疯狂中滋生与遗忘吧。”

毕竟在这大赛中,只能让一个人活下去,再美好的爱情,也终有一方消失。

最后的获胜者,神会实现他一个愿望。但我觉得嘉德罗斯这个人造神选择的绝对是让自己的爱人复活。然后,回到他的制造者那,接受必然的惩罚,有可能是被初始化,有可能是被当做失败品销毁…

但我也觉得,嘉德罗斯这个人,选择绝对是让自己成为神。因为哪怕自己复活了爱人,他的爱人也会因为自己的初始化或者是销毁而崩溃。活着还不如死着,但是这又是嘉德罗斯给的命,舍不得死。与其让自己的恋人承受这种痛苦,不如让他独自一人承受。

其实我选择格瑞当嘉德罗斯攻的原因是,格瑞能给得起他这份爱。

表面上,他们完全不相同。但内心却是一样的,一样的孤独,一样的需要爱,一样的能够承受对方的爱,站在一样的高度。

我觉得60%最后的获胜者是格瑞。因为他们俩都有让对方获胜的想法,但格瑞肯定是要犹豫的,因为他不想看到自己爱人的眼泪,这犹豫正好能让嘉德罗斯有机可乘。

如果结局是格瑞获胜的话,他的愿望是让金复活,然后陪嘉德罗斯而去。

因为格瑞知道,即使复活了自己的爱人,他的爱人也会被初始化或者是销毁。因为他们俩就算是联手也对付不了他的全部制造者,即使他们对付的了,你确定创造者会那么放心自己的成果,不得做点小手脚。列如自毁程序。

能坐上王位的人,不是心狠手辣,就是杀人如麻。不然怎么登上这血骨铸造的王位?所以嘉德罗斯还会再一次的死亡,而格瑞却只能当一个旁观者,旁观着自己爱人的死亡。

其实格瑞在我的心中并不是个好攻,因为他有着牵挂,有着仇恨。对于这份爱他应该是永久的埋葬在心里,或者是杀死在萌芽中,再或者是用牵挂和仇恨麻木自己的心。

但是格瑞却能当嘉德罗斯的攻,因为格瑞足够的强大,强大到与嘉德罗斯肩并肩。而且他能包容嘉德罗斯的一切疯狂掩饰着的害怕与任性掩饰着的无助,毕竟他也还是个九岁的孩子。他能放纵嘉德罗斯的一切,放纵他的狂傲自大唯我独尊,而不是让他收敛。

而且我个人对于格瑞的爱理解是“要么就扼杀在萌芽中,要么就抛弃世俗的牵挂与仇恨陪他一起共赴地狱。”

下面是个小段子

“格瑞,你觉的,地狱会有,什么样的人?”嘉德罗斯断断续续的说完这句话,没有丝毫杂质的金色眸子盯着紫罗兰色的眸子。他腹部插着一把绿色的柴刀,鲜血在不停地流淌。
“很,厉害的,人。”说完,不顾身上插的几根黑黄相间的棍子,用修长的手指撩着眼前人的刘海。
“那我,要,去找他们,打,打架…”声音越来越小,直到消失。漂亮的金色眸子失去了焦距。
“别,去找,他们打,我,陪你打,好吗?”说完后,虔诚的吻着他的额头,然后顺着额头吻到嘴唇,带着铁锈味的舌头,轻松的巧开他的贝齿,两根小舌刚刚相碰,便一动也没有动。
你把少年保持的这个姿势,坐在满是血污的地上,靠着残破不堪的柱子,一只手撩开他的额头,一只手搂着他的腰肢,虔诚的吻着他的爱人。

谈论的很糟糕,扯到这扯到那。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