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一个路过的路人九

。。。

疯子与变态Ⅰ

ooc什么的不用说了。
感觉嘉德罗斯疯子的性格表现都不怎么好。
至于Ⅱ嘛,我死了之后说不定能更。
学习使我快乐,我爱学习。(不要管我,我已经疯了。)



















世界上有一种人叫做疯子,也有一种人叫做变态。

我说的故事就是一名变态收藏家与一位拥有世界上最美的爱的疯子相恋的故事。

狂风吹着暴雨,这种难得一见的鬼天气让行人们讨厌,甚至到了发狂的地步!

然而暴雨中却有一个人并不在意,甚至并不讨厌这场暴风雨,在某种程度上也是非常喜欢这场暴风雨。

“哗啦啦!”风雨暴雨还未停止,还未停止那段被某人认为是一种美妙的华尔兹。大家都不会知道,这一场华尔兹会带走一个小女孩的生命。

踏着最优美的步伐伴随着“美妙的华尔兹”避开所有老旧和各种程度上破损的监控摄像头。

月光穿透过脏兮兮并且破了一角的玻璃照射到那把不知道用什么特殊材料造出来的绿色匕首,折射出诡异的光。站在玻璃外躲雨的黑色乌鸦,目不转睛地看着那把匕首,像看着什么无价之宝一样。呀,匕首被藏起来了。

“哒—哒—哒”“哗啦啦!”

交织了。

没有多一会儿,脚步声没有了。

“在吗。”他的声音响起。

“呼~呼~”轻轻的呼吸声,回荡在他耳边。

“啪嗒”老旧的门锁,被易如反掌得打开了。

“呼~呼~”感觉呼吸声变大了。

“吱呀——”笨拙的门被打开了。

呼吸声不见了,替代它的是一声女童的惊呼“哦!对不起先生,我忍不住睡了!”满是歉意。

“没关系,等一会你就可以睡个好觉再做个好梦,安琪儿。”多好听的名子,天使。

“对!等先生把我变成正常的样子,我就不会被别人吵讽了,这样我就可以做个好梦!”白发,浅眸,这是白化病的征兆。

“闭上眼睛,等一会儿有多大的疼痛感都不要出声。”声音像是童话中海妖的声音,充满了诱惑。诱惑着水手进入地狱。

“好的,先生!”真是天真的话语。

能折射出诡异的光匕首又出现了,这次与它同时出现的是艳丽的鲜血。

原来是匕首插入女童的胸口。

“啊!!!”过大的声音在寂静的黑夜中显得格外突兀。

“嘎!嘎!嘎!”被惊走了的乌鸦,发出如此难听的声音。好像也预示着什么?比如女孩儿失去了她的心脏。

“安琪儿,我的女儿!!”一个妇女的惊呼声,证明了这个预示。

救护车与警车的声音出现在楼下,黎明已经降临,却没有带来光明。

“滴答~滴答~”血液在地上开起了一株株妖艳的曼陀沙华。

拿着一个完整心脏的银发少年,快步向城市中央的一个古堡走去。

没有一点惊慌,没有一点怜悯,甚至没有任何表情。

“吱呀—”沉重而精美的古堡大门被拿着心脏的银发少年打开了。

“哒哒哒”快步向楼上走去,直到顶层看到那抹熟悉的金色才停下步伐。

“嘉德罗斯。”平静而又缓慢的语气。

“怎么了,这次又是什么?人皮?矿石?还是什么花花草草?格瑞,我有时真不明白你这渣渣为什么要收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耐烦的语气表示着主人不好这一位客。

“心脏,最纯洁的心脏。”带有一丝丝陶醉的语气。

“拿来,等一会我再给你做成标本。”哦,心脏可等不了那么长时间呀!

“三倍的价钱。”钱是万能的。

“好!”果然。印证了上面的说法。

按照往常,银发少年从口袋中拿出一张信用卡,随手丢在脏乱的桌子上,再看着他完成每一个步骤。

时间像是流水一般,不停的在流淌,仿佛没有什么能阻止它们。

“爱…”小声的嘀咕了一个字。

莫名其妙的话,让嘉德罗斯有些摸不着头脑:“什么?”

没有任何话语的回答,让嘉德罗斯放弃了格瑞到底说了什么。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