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一个路过的路人九

。。。

逃离?返回!三

前面几篇文,我自己也看。
bug的确挺多,尝试着修改了一些,但有一些我就放着了没改。
这篇没有有杰克。
但我推荐你把最后一段战争后遗症扫几眼,这样比较方便你理解文。








“玛尔塔,我觉得我可以参加游戏。”奈布—萨贝达对远处正在擦枪的玛尔塔—贝坦菲尔说。

玛尔塔—贝坦菲尔拧着眉头,恨铁不成钢地说道。“拿着你的佣金去过你想过日子或者是一个正常人该过的日子。偶尔和自己的小恋人到公园散散步,陪她去看一个日出日落,最后再要一个孩子,多好。非要跑到这个鬼地方!”

“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啊,再说了你也不是为了飞机而来的吗?”奈布—萨贝达小声的说。

“你……唉。你也就不能圆滑点吗?当初要不是因为你说话得罪人也不会被分配去干最危险的活。”玛尔塔—贝坦菲尔叹口气,她似乎并没有察觉到奈布—萨贝达的心理出相一点毛病。

“事实便是事实,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奈布—萨贝达似乎想到了什么,对着她说“那件事明明是他的不对,为什么廓尔喀人不能和英国军人得到一样的对待,廓尔喀人在战场上可比他们厉害的多。他们酗酒、嫖娼、吸毒、包养情妇、体弱、战时逃亡,歧视女性……”

“虽然这些是事实,但有些东西知道就好。”虽然她喜欢极了他的这副样子,纯洁正直坚强相信人们生而平等对认可的同伴不抛弃不放弃,除了这幅冰冷的气场与刻在骨里的硝烟。“对我实话实说吧,杰克有没有对你动手动脚。”现在纠结的可不是性格。

这是陈述句,如果自己回答的是否,绝对又要被说教一番。“的确有,但有没有过火,只是碰一了下。”事实上的确是碰,只是大面积的触碰而已。奈布—萨贝达这样想着。

“哦,真的只是碰了一下吗!整个头都快埋进你的脖子里面去了,双手在干什么就不用多细说。如果当时我没及时赶到……”

“我捅了他一刀,就在心脏。”奈布—萨贝达用手指着自己的胸口,那是心脏的位置。他眼睛里充满了疑惑“明明都捅进心脏了,为什么没有死呢?”

被打断话的玛尔塔—贝坦菲尔有些火大,但要看他这副动作,又回想起那时他对杰克那副冰冷的眼神和厌恶的表情极其一系列不拖泥带水的动作,火不知道怎么得便消掉了不少。

“那是监管者的特质,求生者也有。以后千万别犯规则,不然要多出一个海伦娜—亚当斯。”随后又想到什么似的说“以后有他的游……嘿!给我下来!”玛尔塔—贝坦菲尔看着奈布—萨贝达从窗口跳下去,等到她跑到窗口向下望去时,只能看到夜色。

“真是什么事儿都自己扛着的倔性子,难道麻烦一下姐姐不可以吗?”无奈的想到,她现在可不想再跑到监管者宿舍,把装睡的奈布—萨贝达给搬到位于二楼的宿舍,然后半夜他又跑回自己宿舍,自己再搬一次。


战争后遗症又名创伤后应激障碍(英文缩写PTSD)的主要症状包括恶梦、性格大变、情感分离、麻木感(情感上的禁欲或疏离感)、失眠、逃避会引发创伤回忆的事物、易怒、过度警觉、失忆和易受惊吓。—以上来自于百度。

但是我个人对于奈布—萨贝达的战争后遗症的理解是:

常常梦到自己仍然在战场中,做着危险的任务,枪炮火焰与硝烟,仿佛自己下秒就要死在这战场。或者在梦中听着自己死去的战时队友以及惨死在自己刀枪下的冤魂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为什么死的是我!死的应该是你,我才应该活着!”“如果当初是你站在我,死了就不会是我。”“你不是坚信着人人平等吗?但为什么在杀我的时候像杀一只蚂蚁丝毫不怜惜,难道连你的生命也是蚂蚁,被他人随意践踏!”

性格开始有所改变,开始怀疑自己所坚信人人平等,但却又仍然相信。对同伴不离不弃,但结果是同伴死掉了(推演任务里的确是有个死掉了)自己还苟活着。

对一切都开始有些麻木,即使身体受伤叠加到五层,也可以再坚持15秒。救人靠扛刀或多次扛刀。除了寻求心理上的刺激,似乎没有别的能再激起他的兴趣。

求生欲并不是很强(官方之前出了个小游戏,奈布— 萨贝达的求生欲是两颗星)(情绪是一种无声无息的苔藓,长满记忆所有角落,看起来没事的人,在无人之地并不见的步履轻盈—因为他们背负的过去或许最多)。

逃避自己的过去,大晚上的噩梦却又一遍一遍的告诉他,被迫他接受事实,除了接受还有一种方法,那就是强制自己失眠,这样就没有人会再一次一遍一遍的提醒他。可是夜深人静的躺在床上,难免会想到什么,与其自己想,还不如让别人提醒。

过度的警觉,对任何东西似乎都有敌意,开始用冰冷的气场伪装自己的伤。

还有一点就是,冰冷和不喜欢热闹≠话少

逃离?返回!二

有些只是友情向。
杰克一开始只是把奈布当做猎物,后期才会爱上他。
奈布也是后期才会爱上他。
填坑随缘。
催更随意。


生物钟催促他从浅眠中苏醒,整理好不算太凌乱的床单与被子。

敲门声响起,奈布—萨贝达刚打开门的一瞬间玫瑰花香扑面而来。

“我的奈布,今天的监管者一职我已争取到,期待你的努力。”努力争取到我的目光吧。

“我倒是希望你不会对妓女一样的对我。”奈布—萨贝达忽然想起他残忍杀妓女的模样,疯狂不足以描述。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我相信奈布会给我带来不一样的感觉。”拉起奈布—萨贝达粗糙的手,说到“要我带你进入这场永无止境的游戏吧。”

玻璃碎裂的声音倒是很清脆悦耳。

“坐在那里吧。请快点准备,我有点迫不及待了。”他他嘴角勾起的笑容有些不真实。

“比起他们,你给我的感觉好像不一样了。”奈布—萨贝达这样说的。

“嘿,奈布,坐在我的身边吧。”玛尔塔—贝坦菲尔高兴的说着。

“好。”奈布—萨贝达倒也是爽快地坐在那儿。

“今天的队友是艾米丽—黛儿和艾玛—伍兹,你应该知道的。”

“嗯。”

又是玻璃碎裂的声音。

破旧的红地毯,坏掉的椅子,向前看去还有破损的雕像。这里是红教堂。

奈布—萨贝达发呆的站在地毯上想着。渐渐地雾气弥漫,它像是浓妆艳抹的女人,引来了一个所谓的绅士。

他的嘴里在哼着什么歌,节奏轻快,再配上那沙哑的声线。什么能媲美呢?年轻的雇佣兵正在思考。对啦。塞壬,塞壬的歌喉一定能相比。

“原来我的奈布在这儿,这几个雾圈让我好找。”他用一只手抵住额头,眉头紧紧纠缠在一起,一副苦恼样。

奈布—萨贝达后退几步不按规则的抡起那厚重的木板向监管者砸去。

木板在空中作出一个完美而又疯狂的抛物线。

作为监管者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措不及防,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只是愣愣的站在原地。这种木板,是作为最强壮的监管者小丑也需要消费点力气才能踩烂。哪怕只是平常被砸到也是十分的疼,更何况是这样。鲜血汩汩。

警报声响起,贯穿着他们的耳膜。

“你!!”

“我不是柔弱纯情的小姑娘,更不是下流无耻的妓.女我可是雇佣兵。我可不会陷入你的温柔乡。”他用脚踩着杰克的胸膛,厚厚的鞋底,不断加重的力道,让杰克明白什么叫作侮辱。

“因奈布—萨贝达不遵守规则,庄园主决定给予一定的伤害。愿夜莺的歌声伴您入眠。”不知从何处传来的甜美声音。

“啊!”奈布—萨贝达单手捂住一只眼睛,不,是眼眶。红色粘稠的液体从指缝中渗出甚至有些流到唇边印入口中,铁锈味在口中肆意漫开。

“哈,果然不能用对待她们的方式对待你。但作为猎物。应该有猎物的觉悟。”杰克见有了机会,便欺身而上,头深深埋在他的脖子里。这里可不是温暖乡,但他能从奈布—萨贝达的身上闻到了硝烟的气息,这气息刻在骨子里永远也抹不去,但他喜欢这个味道。

“宝贝,你可真香~”撕咬啃舐着他如天鹅般的脖颈,虽然上面有些伤疤。他似乎能想象奈布—萨贝达现在的表情。因为被如此对待而有些羞耻,厌恶中透露出一丝绝望,他现在可无力反抗。

“你……”一把廓尔喀弯刀刺进他的心脏,而作为它的主人奈布—萨贝达却在下一秒把它抽出去。廓尔喀弯刀出鞘,必定染血而回。

“奈布原来你在……杰克?!”玛尔塔—贝坦菲尔惊呼着,她看到了奈布—萨贝达仍然在流血的眼眶,愤怒的军人小姐直接开了一发信号枪,愤怒的叫喊着“奈布还小,怎么能这样对他!你的绅士风范呢?我本以为作为绅士的你会与他很愉快的相处!!!”

“玛尔塔……”奈布—萨贝达刚开口说话,但却被军人小姐打断了。

“走,我带你去找艾米丽。”我们愤怒的军人小姐拽着佣兵看似纤细的胳膊朝大门跑去。

在大门焦急等待人的两位女士,终于看到了那一抹军装黄出现。

“别站着了,我们先出大门。不要让身后那个疯子追上。”玛尔塔—贝坦菲尔咬牙切齿地说着。

“哦,好的。”两人虽然不解,但还是率先走出了大门。

玻璃碎裂的声音让人心烦。

“奈布的伤怎么样?”后来玛尔塔—贝坦菲尔又想到他们所在的这所庄园,似乎又心安了不少,但她依旧担心他。

把门轻轻合上,艾米丽—黛儿脱下口罩“没什么大碍,只是那只眼睛恐怕……”大家都心知肚明。

“没关系,没事就好。”玛尔塔—贝坦菲尔松了口气,她本来就不奢求他的眼睛能回来。

“你进去看一下他吧,午饭我会帮你们端过来。”艾米丽—黛儿一边脱下染血的白手套,一边向楼下走去。

“吱呀~”门被推,奈布—萨贝达用兜帽遮住了半张缠上绷带的脸。

“就知道你不会好好歇息。”玛尔塔—贝坦菲尔叹一口气继续说道“也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以及或许你不该来这儿。”

“没关系的,我现在不是没死吗。”

“什么死不死的,这不是那个鬼地方。反正不允许你说这种混话!”玛尔塔—贝坦菲尔非常生气的说着。在战场上的每一次生离死别,他总是说这句话。她已经把他当成了亲弟弟看待,她可不想让他在这荒唐的游戏中出什么事。

“别回监管宿舍了,今天和我一屋凑合着睡吧。”

“没关系的……”

“再这样说试试,我一枪崩了你的头。”

“嗯。”

“这才像是个弟弟的样子。”

“嗯。”

“走,吃饭去。”

“姐姐”

“……”

逃离?返回! 一

“吱呀—”上锈的巨大铁门发出声响,又有人自愿进入这场无止境的游戏庄园。

“希望他不会妨碍我们的一切。”穿着一身洁白连衣裙,浅蓝色双排扣披肩的女人低声喃语。

“大概吧……”听到那女人的低喃,戴着草帽有雀斑年龄较小的可爱女孩只能这样安慰的回答道。不过又装出一副阳光的样子“说不定是个帅哥!”

“总是要欢迎的,不是吗?”橙色军装穿的整洁的成熟女人说道。

“欢迎新人!”头顶带着一个护镜,手中拿着类似于遥控器的玩意,时不时调试着什么,随后说道。口中不停地小声说道“怎么像是少了什么,难道是之前不小心撞到了皮尔森先生而搞掉了吗?”

“下等人而已,大费周章。”有着兔牙的男人,不屑的用双手环住胸,不耐烦的说着。

穿着有些不整的男人四处张望双肩耸起,手中还拿着一把范黑的手电筒,腰后别着一个发光的小球,小球干净的一尘不染。男人什么也不说另支手好像攥的什么东西。

作为雇佣兵的他喜欢安静,现在太热闹了。反感的皱起秀气的眉头,不过下一秒就恢复原本冰冷的模样。身后的两面为黑与红的披风被吹的猎猎作响。

“是奈布!”穿军装的女人叫道,格外惊讶。不过这种情绪没有持续多久。她快步向前说“好啊,你小子怎么来这个鬼地方。好好当你的雇佣兵不好吗?又嫌薪水太低吗,如果那份职业都满足不了你的需求,那真的没有别的职业适合你了。”

“退休了而已。到是你玛尔塔,肯定就是为了你的飞机而参加的吧。”他开口说着,语气与他的气场相比的确温和了不少。

“哈?你才几岁就退休了,雇佣兵不都应该是30多岁的老男人吗?”她开玩笑的说着。

“不,身上的伤提醒我不得不退休了。”他们俩聊的火热,没人插的进去话,显得尴尬。

“以后我们又是队友了,他们也是以后共同奋战的队友。”他
她知道这份尴尬,为了化解尴尬而向他介绍着大家,一一说名字与他们在游戏中能发挥出的特长,也介绍了这荒唐的游戏与规则。

“大家都进屋吧,十月的风很冷。”艾玛—伍兹说到,之后又喃喃的说着什么“大门外种植红枫叶,好想看的枫叶,可……”
“会看到的。”艾米丽—黛儿安抚着她,回头看一眼大门外种植的红枫叶,涂着口红的嘴勾起诡异的笑容。

“克利切帮新人拿东西吧!”站在角落的男人用着有些孩子气的口癖说着。

“不用了,里面的东西不太适合不会用的人触碰。”淡淡的丢下这句话,背着一个一米多的背包,拖着一个行李箱显的他身材过于矮小,其实他本身也就很矮,一米六左右的个头。

克利切—皮尔森尴尬的不知怎么回话,只能跟着队伍向前走去。

“前面就是了,这是我们求生者所住的地方。不过房间不太多所以你只能睡在监管者楼内住,对不起啦。”艾玛—伍兹不好意思地说着“如果不可以的话,我去跟奈尔小姐商量。其实爸…贝克先生他们除了在游戏中是不会伤人的。”

“不知道为什么她占了两个房间。”玛尔塔—贝坦菲尔不满的说道。

“没关系。”的确没关系,对于他来说,能有个地方躺下安全的睡上一觉已经是莫大的好事。

“你好,我叫幸允尔,还是叫我幸运儿吧。”一个腼腆的带着黑色眼镜的男人从厨房出来“我一般不参加游戏,不过我大多数都在厨房,毕竟不能做个没有用的人。”说话温柔的很,像是一头温顺的绵羊。

“今天中午是什么?布丁、蛋糕、马卡龙?虽然我讨厌黑咖啡但是马卡龙可能真的很好吃!”艾玛—伍兹双眼冒光,以前在孤儿院可碰不到这些东西。

“甜食是桔雷比和莱杜,饭后会准备一些牛奶,牛奶内我会加一点生姜。”幸运儿说着。

“那是什么?”艾玛—伍兹实在不清楚那是什么东西?

“廓尔喀人知道,就不知道你做的有没有家乡那股味道。小时候母亲会做给我吃。”奈布—萨贝达在一旁说道。

“我也只是这几天才试做而已,味道不一定会好,肯定比不过你的母亲。”口中带着一些失落,像是被嫌弃似的。

“没关系,十几年不吃我都快忘了味道,今天正好回味一下。”说完转身就走“我先把这些东西先放回房间。”

就如玛尔塔—贝坦菲说的,两楼只是隔着一个玫瑰花圃,玫瑰花开得艳丽,空气湿润,吹来的风也是暖的。

不远处有人在哼着小曲。定睛一看,是个身材高挑的男人,身穿金色花纹的燕尾服与红黑条纹裤。歌曲节奏轻快利落,着实好听。

“你好,这位小先生。你应该是新来的吧。”那个男人行了一个脱帽礼,动作优雅像个绅士。

“开膛手。”奈布—萨贝达先是一愣,然后脱口而出说出这一句话。

“你是怎么知道的?”他有些惊讶,在这庄园内没有几人听说过这个名字,更没有人知道他是开膛手。

“感觉。”奈布—萨贝达和这个男人没什么好说的,仅仅是有过一面之缘而已,不过他杀害妓女的手法的确是熟练而又残忍。

“开膛手这个名字过于直白,叫我杰克,杰克就好。”眼中的杀气一闪而过。这个小先生真是有趣,真期待他惊恐地求饶的样子。“新来的小先生,我带你去你的房间吧。”牵着他的手,徐步带他到他的房间。

“你很绅士,但仅仅是这副皮而已。如果把这副皮囊剥下来,就是个野兽了。”他开口说着,似乎在挑衅他的底线。

“这是你对我的评价吗。真是令人感兴趣啊,我的小先生。”他喜欢猎物惊恐地求饶的样子,但他更加爱会反抗的猎物。“我期待你,期待你的一切。”

“你眼中和他们有着一样的欲望。”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皱了一下眉,看上去让有些心生怜爱。

“不一定。”杰克不知道他口中的他们到底是谁?不过是什么能让雇佣兵变成这副模样。不再多想,带他进入他的房间“就是这里,我的小先生。”

“我不多打扰,你的第一场游戏的监管者我会努力争取到的。我的小先生,我会全力应战,即使你是个佣兵但我不会服输。”他说话多好听,像是夜莺在歌唱甜美的歌曲,甜到发腻。

“不用说这种漂亮话。”以及你知道有点多。奈布—萨贝达是想的。

“吱呀”门被关上,但奈布—萨贝达却仍然能从门内听到声音“奈布—萨贝达……萨贝达…奈布……我的萨贝达……我的奈布……”声音越来越小,直到消失。

确认一遍门被反锁过后,才开始整理行李。在床底的高筒靴之下隐藏的是廓尔喀军刀,手枪以及三发子弹。

过了15分钟收拾好东西,就听见敲门声。“是萨贝达吗?我是监管者里奥—贝克,求生者应该快开饭了。”

开门看到满脸绷带体型魁梧的男人“贝克,请问求生者与监管者是同时开饭的吗?”他对这个绷带男人初印象不错。

“大多数都是错开的,毕竟都是两方不同的人做饭,他们大约是在这点开饭的。”

“艾玛—伍兹与你是什么关系?”奈布—萨贝达问,他知道他们俩的关系,他从里奥—贝克的眼中看到的,还有那一句爸。

“求生者与监管者的关系。”里奥—贝克说。他眼中充满了失望与伤心“如果可以的话,我很想把她当成我的女儿。她是那么的天真烂漫招人喜欢!”

“让你伤心了。”

“没关系,快去求生者那吧,说不定已经开饭了。”

“再见。”

“再见。”

他不紧不慢地向那栋楼走去。经过花圃时遇到一个头部是公鹿颈部戴着捕兽夹的魁梧男人和一个微笑小丑男。

“他现在那么早去求生者那干什么?”

“不知道。”

后面的谈话奈布—萨贝达都没有听到。

“萨贝达先生,因为可开饭了,所以我来叫你。”幸运儿在花圃外看到了奈布—萨贝达。

奈布—萨贝达也不回答什么,跟在幸运儿的身后。

晚饭与一个无梦之夜渡过了,这是个好的开始,至少那一晚没人再提醒他的“罪责”。

脑阔儿里只有个大概,手机里没有存货,后续应该是会有的。
有一些副cp,可能不太明显。

谈一下我心中的瑞嘉

先说嘉德罗斯。
王位的继承者(大概)与伪神。无论哪一个身份都是至高无上的。

这两个身份带来了无上的荣耀与只有嘉德罗斯一人知道的孤独。

他到这场大赛,是为了证明自己的伪神的身份。

他是狂傲自大,但是却不盲目的自大。

因为至今为止此,漫画或者动漫里他没有提到自己的任何身份。

对格瑞有一丢的傻和疯狂,但对待他人都是狂傲与高冷。

还有,鬼狐想投靠他时,因为他的威压而站不起来。如果是别人肯定很乐意有人投靠自己,臣服自己。而他却不,他应该对鬼狐的计划有所知道,当然也不排除嘉德罗斯觉得鬼狐实在是渣渣,毕竟在同等的威压下祖玛雷德完全能够像无事人一样。当然还不能排除,这种威压只是对待鬼狐一个人施展而已。

他也应该知道这场大赛的一些黑幕,毕竟他的制造者是观赛的一员,没有一个人能从大赛中活下去,而他的制造者却让他来到这里证明自己。用我的话理解吧就是“神的存在,就是创造奇迹。从这场大赛活下来就是种奇迹。”

对于他的爱,我的理解是“就让这爱,在疯狂中滋生与遗忘吧。”

毕竟在这大赛中,只能让一个人活下去,再美好的爱情,也终有一方消失。

最后的获胜者,神会实现他一个愿望。但我觉得嘉德罗斯这个人造神选择的绝对是让自己的爱人复活。然后,回到他的制造者那,接受必然的惩罚,有可能是被初始化,有可能是被当做失败品销毁…

但我也觉得,嘉德罗斯这个人,选择绝对是让自己成为神。因为哪怕自己复活了爱人,他的爱人也会因为自己的初始化或者是销毁而崩溃。活着还不如死着,但是这又是嘉德罗斯给的命,舍不得死。与其让自己的恋人承受这种痛苦,不如让他独自一人承受。

其实我选择格瑞当嘉德罗斯攻的原因是,格瑞能给得起他这份爱。

表面上,他们完全不相同。但内心却是一样的,一样的孤独,一样的需要爱,一样的能够承受对方的爱,站在一样的高度。

我觉得60%最后的获胜者是格瑞。因为他们俩都有让对方获胜的想法,但格瑞肯定是要犹豫的,因为他不想看到自己爱人的眼泪,这犹豫正好能让嘉德罗斯有机可乘。

如果结局是格瑞获胜的话,他的愿望是让金复活,然后陪嘉德罗斯而去。

因为格瑞知道,即使复活了自己的爱人,他的爱人也会被初始化或者是销毁。因为他们俩就算是联手也对付不了他的全部制造者,即使他们对付的了,你确定创造者会那么放心自己的成果,不得做点小手脚。列如自毁程序。

能坐上王位的人,不是心狠手辣,就是杀人如麻。不然怎么登上这血骨铸造的王位?所以嘉德罗斯还会再一次的死亡,而格瑞却只能当一个旁观者,旁观着自己爱人的死亡。

其实格瑞在我的心中并不是个好攻,因为他有着牵挂,有着仇恨。对于这份爱他应该是永久的埋葬在心里,或者是杀死在萌芽中,再或者是用牵挂和仇恨麻木自己的心。

但是格瑞却能当嘉德罗斯的攻,因为格瑞足够的强大,强大到与嘉德罗斯肩并肩。而且他能包容嘉德罗斯的一切疯狂掩饰着的害怕与任性掩饰着的无助,毕竟他也还是个九岁的孩子。他能放纵嘉德罗斯的一切,放纵他的狂傲自大唯我独尊,而不是让他收敛。

而且我个人对于格瑞的爱理解是“要么就扼杀在萌芽中,要么就抛弃世俗的牵挂与仇恨陪他一起共赴地狱。”

下面是个小段子

“格瑞,你觉的,地狱会有,什么样的人?”嘉德罗斯断断续续的说完这句话,没有丝毫杂质的金色眸子盯着紫罗兰色的眸子。他腹部插着一把绿色的柴刀,鲜血在不停地流淌。
“很,厉害的,人。”说完,不顾身上插的几根黑黄相间的棍子,用修长的手指撩着眼前人的刘海。
“那我,要,去找他们,打,打架…”声音越来越小,直到消失。漂亮的金色眸子失去了焦距。
“别,去找,他们打,我,陪你打,好吗?”说完后,虔诚的吻着他的额头,然后顺着额头吻到嘴唇,带着铁锈味的舌头,轻松的巧开他的贝齿,两根小舌刚刚相碰,便一动也没有动。
你把少年保持的这个姿势,坐在满是血污的地上,靠着残破不堪的柱子,一只手撩开他的额头,一只手搂着他的腰肢,虔诚的吻着他的爱人。

谈论的很糟糕,扯到这扯到那。

疯子与变态Ⅰ

ooc什么的不用说了。
感觉嘉德罗斯疯子的性格表现都不怎么好。
至于Ⅱ嘛,我死了之后说不定能更。
学习使我快乐,我爱学习。(不要管我,我已经疯了。)



















世界上有一种人叫做疯子,也有一种人叫做变态。

我说的故事就是一名变态收藏家与一位拥有世界上最美的爱的疯子相恋的故事。

狂风吹着暴雨,这种难得一见的鬼天气让行人们讨厌,甚至到了发狂的地步!

然而暴雨中却有一个人并不在意,甚至并不讨厌这场暴风雨,在某种程度上也是非常喜欢这场暴风雨。

“哗啦啦!”风雨暴雨还未停止,还未停止那段被某人认为是一种美妙的华尔兹。大家都不会知道,这一场华尔兹会带走一个小女孩的生命。

踏着最优美的步伐伴随着“美妙的华尔兹”避开所有老旧和各种程度上破损的监控摄像头。

月光穿透过脏兮兮并且破了一角的玻璃照射到那把不知道用什么特殊材料造出来的绿色匕首,折射出诡异的光。站在玻璃外躲雨的黑色乌鸦,目不转睛地看着那把匕首,像看着什么无价之宝一样。呀,匕首被藏起来了。

“哒—哒—哒”“哗啦啦!”

交织了。

没有多一会儿,脚步声没有了。

“在吗。”他的声音响起。

“呼~呼~”轻轻的呼吸声,回荡在他耳边。

“啪嗒”老旧的门锁,被易如反掌得打开了。

“呼~呼~”感觉呼吸声变大了。

“吱呀——”笨拙的门被打开了。

呼吸声不见了,替代它的是一声女童的惊呼“哦!对不起先生,我忍不住睡了!”满是歉意。

“没关系,等一会你就可以睡个好觉再做个好梦,安琪儿。”多好听的名子,天使。

“对!等先生把我变成正常的样子,我就不会被别人吵讽了,这样我就可以做个好梦!”白发,浅眸,这是白化病的征兆。

“闭上眼睛,等一会儿有多大的疼痛感都不要出声。”声音像是童话中海妖的声音,充满了诱惑。诱惑着水手进入地狱。

“好的,先生!”真是天真的话语。

能折射出诡异的光匕首又出现了,这次与它同时出现的是艳丽的鲜血。

原来是匕首插入女童的胸口。

“啊!!!”过大的声音在寂静的黑夜中显得格外突兀。

“嘎!嘎!嘎!”被惊走了的乌鸦,发出如此难听的声音。好像也预示着什么?比如女孩儿失去了她的心脏。

“安琪儿,我的女儿!!”一个妇女的惊呼声,证明了这个预示。

救护车与警车的声音出现在楼下,黎明已经降临,却没有带来光明。

“滴答~滴答~”血液在地上开起了一株株妖艳的曼陀沙华。

拿着一个完整心脏的银发少年,快步向城市中央的一个古堡走去。

没有一点惊慌,没有一点怜悯,甚至没有任何表情。

“吱呀—”沉重而精美的古堡大门被拿着心脏的银发少年打开了。

“哒哒哒”快步向楼上走去,直到顶层看到那抹熟悉的金色才停下步伐。

“嘉德罗斯。”平静而又缓慢的语气。

“怎么了,这次又是什么?人皮?矿石?还是什么花花草草?格瑞,我有时真不明白你这渣渣为什么要收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耐烦的语气表示着主人不好这一位客。

“心脏,最纯洁的心脏。”带有一丝丝陶醉的语气。

“拿来,等一会我再给你做成标本。”哦,心脏可等不了那么长时间呀!

“三倍的价钱。”钱是万能的。

“好!”果然。印证了上面的说法。

按照往常,银发少年从口袋中拿出一张信用卡,随手丢在脏乱的桌子上,再看着他完成每一个步骤。

时间像是流水一般,不停的在流淌,仿佛没有什么能阻止它们。

“爱…”小声的嘀咕了一个字。

莫名其妙的话,让嘉德罗斯有些摸不着头脑:“什么?”

没有任何话语的回答,让嘉德罗斯放弃了格瑞到底说了什么。

各种脑洞N题

各种脑洞N题

1.沉睡的美人和他(她)忠心的仆人

一位美人而在他(她)18岁的时候沉睡了。
因为他(她)的脾气非常奇怪。
没有任何王子想来救他(她)。
只有他(她)的忠心的仆人,
守在他(她)的身边。
一直到仆人死亡。

(其实就有点像睡美人而已。)

2.想抱一下你,但手指却只能穿过你的身体

不知为何,
睁开的第一眼看到的是你。
空白的记忆让我有一些癫狂。
无所事事的看着你做任何事。
知道你的一点一滴,
然后再爱上你。
想要拥抱你。
但我的手指只能穿过你的身体。

(其实第一人称的那位是个灵魂体。)

3.提线木偶

第一眼就落入爱河。
从老木匠手中花重金买下。
把你当成真人一样,
约会,亲吻……
虽然一切都是妄想。

(妄想出来的东西,只能靠一个一个谎言圆下去。)

4.玫瑰
恋上一朵玫瑰花。
看着他从一个种子长成一朵完整的花。
妖艳的花瓣如同嘬了血一样。
陪它度过最美的时光。
然后再看着它一点点的凋零。

(在那短短的花期之内,就经历了极夜与永昼。)


应该还有,看脑洞给不给力。
先发这四个。

请您死亡吧。

突然间的脑洞。
莫名的病娇。
字数不多。
相信我,我的确是喜欢嘉德罗斯的。
我没有故意说什么嘉德罗斯一定是要死亡什么之类的。
算了吧,越解释越不清楚。













嘉德罗斯大人,请您死亡吧。
您是至高无上的神,无论结局是好是坏,您都是最璀璨的星辰。
生存,死亡。
卑弱如渣渣的我不清楚,同样作为渣渣的我也不想清楚。
我只清楚您是至高无上的,无人能及的,甚至连您的光芒都触碰不到一点。
但是,我突然间想猜测。
猜测你的生存与死亡。
生存吗?
凹凸大赛只能活下一个人,但是这届比赛每一个人都是绝世无双的高手。
获胜,那应该会需要很大的实力。
我知道你的实力真的很大。
但我的预想是,您需要消耗全部实力,甚至连你两个部下的生命。
最后的结果,您有可能是苟且的活着。
因为,您的骄傲便是你的实力。
但是失去全部实力的您,应该也同样失去您全部的骄傲。
那您活着有什么意义?
所以,嘉德罗斯大人,请您死亡吧。
死亡吗?
没错,您就应该死亡。
是在强烈的日光下,是在那曼妙的夕阳下,是在那儿诡异的暴雨下……
无论在什么之下,血光衬托着您,同样也衬托着您的骄傲。
失血过多而死亡,刺破心脏而死亡,化作数据而死亡……
无论怎么样死亡,您都是无上的。
无上到,我们连您的衣角都触碰不到。
所以,嘉德罗斯大人,请您死亡吧。

前方有千难万阻。

那你们看到了嘉德罗斯了吗?对了,那就是格瑞的。
那你们看到了格瑞了吗?对了,那就是嘉德罗斯的。
你们看见o o c了吗?对了,那就是我的。



















前方有千难万阻。

格瑞篇
但我的恋人与信念就在我的身旁。
牵住他带有独特骨感的手,即使前方有千难万阻。
我的信念会坚持到我死亡。

仅仅是现在这种微小的幸福感,以让我满足。
即使前方有千难万阻,也不能阻挡我对他的爱。
带有薄茧的手掌抚摸着他那手感很好的包子脸,仅仅是这样就已经满足了我全部的幸福感。

前方有千难万阻。
但我会带着我的爱人闯过一道道关卡,然后证明我对他的爱。

即使面对的千难万阻中能让我和他分离。
那我仍爱着他。

哪怕是他抛弃了我,哪怕是他厌恶了我,哪怕是他……
但我仍然爱着他。

我和他的爱,即使是神,也不会明白。
如果神想毁灭我们的爱。
那我会斩断那神,然后仍然爱着他。

我和他双向的爱,只有他能斩断一向。但我的那一向爱只能我来斩断,但我不会斩断。
号称所见者皆可斩,并没有想象中什么都可以斩断。
有些东西不可能斩断,永远。




嘉德罗斯篇
前方有千难万阻。
你觉得身为王的我,会踏不过去吗?
还是你在质疑我的能力?
质疑王的能力?

前方有千难万阻。
在我眼里还不是渣渣。
甚至不值得一提。

王不会回忆后面,更不会祈祷前方。
王只会放纵眼前,让一切跪拜在自己的脚下。
就连神也不会例外。

王不需要你任何的怜悯,或者陪伴。
我只需要身后的格瑞。

并肩作战。
即使死亡来袭,身后那一抹奶香让我感觉身处在最安全的地方。
不仅仅是信任,更多的是对他的那一份爱。

他唯一值得骄傲的,就是他爱的是我。
前方有千难万阻。
真是小瞧我。
在我眼中,还不够看。

前方有千难万阻吗?
那对我的爱的考验都不够。

英文都是在“有道翻译官”里找到。
没有明显的cp感。










你我并肩作战,共赴这死亡。
You and I fight together and we die together.

生灵们在哭泣,哭泣神的不公平。
微小的生灵们开始反抗。
反抗这一切。
反抗神斩断他们的爱,让他们永世相隔,或者一起死亡。

血色染红的天际,每一个人都在奋战至死亡。
你我的誓言回荡在耳边,每一个人都在守护那份爱情。
不眠不休,至死不渝。

“啊!!!”死亡前的最后一次咆哮,代表着他们的忠诚。
代表他们用心用血用那一份真诚去守护,那一份应该被守护的东西。

“哈哈哈!!!”神在笑,嘲笑他们的渺小,嘲笑他们的无能,嘲笑他们以为用爱就能打败自己。
但是神错了,神真的错了。
雷神之锤发出来的闪电让他无力反抗。
烈斩斩断了他的臂膀。
一招冷热流让他无完好之肤。
最后一招大罗神通棒以重创了神的心脏。
神第一次失败了,败的一塌糊涂。

当然我们的英雄,也将接近死亡。
好似死神就在身旁,手里拿着那镰刀正准备收割灵魂。

“喂,恶党。如果能活下来,我陪你去看着星辰大海可好?”
How about l accompany you to see the sea?
“勉强答应吧。”
“嘴硬。”
“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

“嘉德罗斯。”
“嗯,干什么?”
“只是想陪你去看金徽章而已。”
Want to accompany you to gold rose.
“金徽章?”
“金色的玫瑰。”
“好!”

…………

无数恋人之间的喃语,组成了一个故事。
就算他们活不下来,但我知道那份爱情已成为永恒。
即使双双都覆灭在此。

十年后。
“罗斯。”
“干什么啊,我在睡觉诶。”
“没什么。”只是想证明你在我身边而已。
“那我睡了。”
“好。”
搂着恋人,真实的触感与似有似无的体香。
让人安心。
外面一群流星显现,让格瑞赞叹。

“安没马!!!你想让我船毁人亡吗?!”
“不是,只是我不知道这里有流星群!”
“所以你就往这边开?!”
“要撞上了!!!”
“安没马,NTMD的快给我上紧急逃生舱!”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算了,大不了重买一个。”
看着恋人向自己道歉,只好无语的说没关系。
即使这已经是第几百次弄坏自己的飞船。
不过恋人在自己的身边,却格外的有安全感。
即使在这流星群里逃亡。

1.不知道算不算刀子。
2.反正是渣文。
3.友情提示别看了。

































鎏金眸,亦无情,生为王,死为神。

众期望,至凹凸,取元力,拿第一,傲众生,初遇之。

挑衅战,毁生灵,兴奋极,无知情。

情愫生,无留觉,心坠渊,令寻他。

以觉情,归深渊,再寻他,眸留情。

大赛至,生死决,心以决,自坠狱,神成人。

至爱人,未有情,神赐愿,活发小,共半生。

神无泪,人有之,地狱里,枉死中,他以泪。

鎏金色的眸子照亮了金属色的实验室,冷漠的看着跪拜在自己脚下的人们,听着他们在颂赞着自己的一切。

众人的质疑全部幻化成期望,他们期望自己的王获得的凹凸大赛的NO.1,证明自己的能力。到了那星球,获了那元力,拿了那第一,傲视众生。冷眼注视着排名的变化,心情到了低谷,一直到初遇了他。

任何的挑衅都引不起那人一丝的目光,不过最后还是如愿以偿的和那人打了一架,靠近战场的生灵皆下了地狱。而鎏金色的眸子的主人则是兴奋之至,没有在意他心底的一抹异样。

他丝毫没有在意心中悄然生长的情愫已让他坠入深渊,只是让祖玛雷德寻找他。

直到预赛结束,才明白自己对他的爱,但他已经在深渊的最底端再也上不来了。再次寻他打架,鎏金色的眸子流露出一点点的情感。

大赛已经进入最后的环节,他与他的生死决斗,他的心已经有了决定,自杀。于是神变成的人。

他的至爱之人,对他从未有过感情,一点都没有。神赏赐给他的愿望,他恳求神,复活他的发小,他与他的发小共度半生。

神不会流泪,但是人会。无尽黑暗的地狱里,枉死地狱中,他的鎏金色的眸子在流泪,以遮掩他的心在流血泪。